欢迎来到学术参考网

呼吸内科住院患者焦虑水平调查分析

发布时间:2017-09-05 15:03

呼吸系统疾病是一类多发病,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统计数据显示,呼吸系统疾病的负担在全球疾病中总计高达20%,其中在世界范围内慢性阻塞性肺病(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COPD)、下呼吸道感染、肺癌和结核均位于残疾和死亡的前10位,并将于2020年升高至前7位[1]。呼吸系统疾病大部分都出现缓慢发展、病程迁延、反复发作的临床特征,明显降低了患者的生活质量,并且使患者产生抑郁焦虑情绪,而抑郁焦虑情绪会使患者机体各种临床症状更加严重,从而导致病情恶化[2]。为总结出呼吸内科住院患者发生焦虑的主要因素,对该院于2016年3—11月收治的90例住院的患者进行了问卷调查,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该院呼吸内科收治住院的90例患有呼吸系统疾病患者,其中男性患者52例,女性患者38例,年龄22~79 岁,平均(52.3±4.8)岁,病程6个月~14年,平均病程(6.4±0.9)年。原发病为:肺炎10例,支气管扩张18例,支气管哮喘20例,慢性阻塞性肺病15例,胸膜炎19例,肺癌5例,其他呼吸系统疾病3例。 

  婚姻状况:未婚19例(21.1%),已婚59例(65.6%),离异3例(3.3%),再婚5例(5.6%),丧偶4例(4.4%)。职业:学生6例(6.7%),工人13例(14.4%),教师3例(3.3%),农民11例(12.2%),干部9例(10.0%),公务员5例(5.6%),退休人员12例(13.3%),无业人员14例(15.6%),经商人员10例(11.1%),其他7例(7.8%)。文化程度:初中及以下36例(40.0%),高中/中专28例(31.1%),大专20例(22.2%),本科6例(6.7%)。家庭人均收入:500元以下9例(10.0%),501~1 000元22例(24.4%),1 001~2 000元30例(33.3%),2 001~3 000元17例(18.9%),3 000元以上12例(13.3%)。费用支付方式:公费医疗9例(10.0%),医保支付59例(65.6%),自费17例(18.9%),其他5例(5.6%)。 

  1.2 入选及排除标准 

  入选标准:该院呼吸内科住院患者,年龄>18岁,具有沟通交流能力者。 

  排除标准:听力困难、言语不清者;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正服用精神类药物或激素替代治疗患者;认知功能障碍严重患者;患有呼吸系统疾病病情特别危重者如急性呼吸衰竭;不能配合者。 

  1.3 调查方法 

  该院自行设计的关于呼吸内科住院患者焦虑水平调查问卷。主要包括两大部分内容:①调查对象的一般资料,主要包括:年龄、性别、婚姻状况、职业、经济状况、文化程度、家庭人均月收入、费用支付方式、病程和所患疾病等。②焦虑自评量表(SAS)[3],用于评定调查对象的焦虑状态。该表总分正常上线按最新中国常模的结果设计为40分[4]。 

  调查问卷由调查人发放,调查对象自行填写,并由调查人及时收回。该次共发放调查问卷90份,回收有效问卷90份,有效回收率10%。 

  1.4 統计方法 

  将研究整理的数据采用SPSS 20.0统计学软件进行分析处理,计数资料用百分率[n(%)]表示,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不同性别患者发生焦虑比较 

  男性患者的焦虑发生率为48.1%,女性患者的焦虑发生率为78.9%,焦虑发生率女性与男性比较明显较高(P<0.05)。见表1。 

  2.2 不同年龄患者发生焦虑比较 

  年龄≥50岁患者的焦虑发生率为75.9%,年龄<50岁患者的焦虑发生率为40.6%,焦虑发生率年龄≥50岁患者与年龄<50岁比较明显较高(P<0.05)。见表2。 

  2.3 不同家庭人均月收入患者发生焦虑比较 

  家庭人均月收入≥2 000元患者的焦虑发生率为31.0%,家庭人均月收入<2 000元患者的焦虑发生率为65.6%,焦虑发生率家庭人均月收入<2 000元患者与家庭人均月收入≥2 000元比较明显较高(P<0.05)。见表3。 

  3 讨论 

  随着环境污染的加重,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呼吸系统疾病的发病率和死亡率不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都呈上升趋势。呼吸系统疾病已成为我国十大致死病之一,有13.89%的城市人口患有该类疾病,有22.04%的农村人口患有该类疾病[5]。据第3次全国死因回顾抽样性调查结果显示,呼吸系统疾病在总死因中占15.8l%,是致死原因第3位[6],如果将肺癌、肺结核和肺心病都归到呼吸系统疾病,在各种疾病死因中呼吸系统疾病排在第1位[7]。呼吸系统疾病由于病情迁延不愈给患者家庭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从而增加了患者的心理压力,导致患者出现焦虑症状。

    该调查发现,患者的性别、年龄、家庭人均月收入均为焦虑发生的影响因素。女性患者比男性患者更容易发生焦虑症状,这可能是与她们对疾病的心理承受能力以及认知程度有关。患者由于年龄和家庭人均月收入的差异,会使他们对疾病治疗有不同的情绪活动、行为和认识,患者在住院治疗时会对疾病治疗的效果产生更多的担忧,或者是不适应医院的环境从而出现焦虑情绪。周敏[8]对呼吸内科住院患者的焦虑及抑郁情绪情况进行调查的结果表明,高龄和经济压力等因素导致呼吸内科住院患者发生焦虑和抑郁的主要因素。这与该研究结果相近。 

  在缓解呼吸内科住院患者焦虑的问题上,医生应该积极主动与患者沟通,及时发现患者对于疾病治疗所担忧的问题,给予其正向的心理疏导和信息反馈,帮助患者转移注意力和宣泄情绪,从多方面提高和促进他们对疾病的主导和控制能力,使其对疾病的治疗建立起正确的认识,消除心里的压力,提高疾病治疗的自信心和依从性,从而达到改善病情的目的。 

  [参考文献] 

  [1] 王琳琳,陈世强,武庆平,等.高迁移率族蛋白B1相关分子机制在呼吸系统疾病模型中的作用及研究进展[J].国际麻醉学与复苏杂志,2015,36(12):1136-1142. 

  [2] 杨晓娟,张自立,杜永成.氟哌噻吨美利曲辛对合并焦虑抑郁的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患者治疗效果的研究[J].中国药物与临床,2014(12):1682-1684. 

  [3] 张桂燕.优质护理联合心理干预对血液透析患者焦虑自评量表及抑郁自评量表指标情况的影响研究[J].山西医药杂志,2016,45(8):970-973. 

  [4] 王清馨,王培培,韩燕,等.表面增强激光解吸电离飞行时间质谱技术在恶性肿瘤患者焦虑情绪评估中的应用[J].肿瘤研究與临床,2016,28(1):43-47. 

  [5] 刘昌景,黄飞,杨志洲,等.我国空气污染物与人群呼吸系统疾病死亡急性效应的Meta分析[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5,36(8):889-895. 

  [6] 袁雅冬,宫小薇.2014年呼吸系统疾病临床进展[J].临床荟萃,2015(2):135-141. 

  [7] 田伟.呼吸系统疾病住院患者的人口学特征及其易患因素分析[J].中国病案,2015(7):57-61. 

  [8] 周敏.呼吸内科住院患者焦虑及抑郁情绪情况调查分析与对策[J].中医药管理杂志,2015(3):31-32. 


上一篇:脑梗死治疗观察应用效果分析论文(共4篇)

下一篇:痛泻要方治疗便秘探究

北京体彩网 传奇私服 北京体彩网